当前位置:51dx搞笑有人敲门
有人敲门
2022-09-12

王恺原来在东江市瑞华房地产公司上班。前不久,公司因债台高筑而倒闭,老总姜城人间蒸发,王恺他们大半年的工资全打了水漂。警方接到报警后,随即对姜城展开网上追逃。

王恺家住红旗镇,妻子梅诗韵在镇里的联华超市当收银员。王恺失业后,他便和妻子在这里安家落户。这几天梅诗韵转晚班,晚上十点,王恺必然要到班上去接她。

这天晚上,王恺按照惯例去接妻子,却看到梅诗韵和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结伴从超市走出来,女孩还推着装满了货物的购物车。就在女孩转身和梅诗韵说再见的时候,王恺看到了一张精致漂亮的脸蛋。他愣了愣,悄声问梅诗韵那女孩是谁。梅诗韵说:“超市刚来的保洁工,叫苏娴。”说罢,她警惕地看着王恺:“你没事打听人家女孩子干嘛?”

王恺若有所思地说:“这个人我可能在什么地方见过。”梅诗韵一笑,说:“怎么可能?人家是北方人,大学也是在北方读的。”说着,她突然想起了什么:“不过你这一说倒是提醒我了:苏娴一个大学毕业生,为什么要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做保洁工?看她日子过得好像很困难,每天都买超市的打折商品。”

妻子的话使得王恺心里越发怀疑。

回家后,王恺打开本地新闻网“东江在线”,头条新闻就是姜城失踪的消息,上面还贴了不少姜城先前参加有关活动的照片。王恺在一堆照片中努力寻找,终于,他的目光被其中一张给吸引住了。他赶紧把梅诗韵叫来:“老婆你看,这个人你可认识?”见他的手指着照片中间那个发福的中年男子,梅诗韵当即愤愤道:“这不就是姜城嘛,那个跑路老板!”王恺又指着站在姜城旁边的一个女孩问:“这人呢?”梅诗韵仔细看了看说:“哎,好眼熟,像是见过……对了!是苏娴!她怎么和姜城在一起?”

“这是三年前一次捐资助学活动的照片。女孩叫苏娴,大三在读,北方人。从高中开始就一直是姜城在资助她。”王恺解释道。

梅诗韵一听,眉头皱紧:“那……苏娴突然出现在这里,会不会和姜城有关?”

这猜测恰如王恺心中所想。他脑子一转,当即有了主意。

第二天晚上,王恺早早便来到超市外面的停车场,一直等到梅诗韵下班出来。苏娴还是推着购物车走在梅诗韵的身边,两人有说有笑的。两人分别后,梅诗韵便跑过来告诉王恺,刚才她拐弯抹角地问苏娴住哪儿,苏娴吞吞吐吐地没肯说,就说是租的房。王恺想了想说:“看来有问题,我得跟上去摸摸情况!”

梅诗韵有点害怕,提议先报警,被王恺一口否决:“现在没凭没据的报什么警?放心,就我这一身拳脚,对付三两个还行!”于是便关掉手机,悄悄跟上了苏娴。

王恺跟在苏娴后边,很快便进了一个老旧的小区,里头黑乎乎的连一盏照明的路灯都没有。走了十多分钟,一直走到一座院子门口,苏娴突然变得很谨慎,四下里望了望,然后拿钥匙飞快地开门,闪身进去。据王恺观察,这是一扇大铁门,根本没留下任何缝隙。他来到院墙边上打量了一番,所幸院墙不高,翻过去应该没问题。

他离开院墙几步,冲起来一个纵身,伸手便搭上了墙头。再朝院子里一看,坐北朝南三间平房,只有西边的一间亮着灯。苏娴应该就在西边的那个房间里。

王恺慢慢往墙下出溜。谁知道一脚下去,竟踩翻了墙下的一只铁皮桶。“哗啦”一声响,铁皮桶一路滚出去老远。房子里的人大概听到了动静,灯随即灭了。王恺见院角落里有一片灌木丛,赶紧躲进去。

不一会儿,三间平房中间的那扇门轻轻地打开了一道缝,有人探头向外张望,然后拿着手电一路照出来。借着手电光一看,出来的正是苏娴。也是天助,就在王恺不知所措的时候,突然从东边围墙上跑过来两只野猫,一路追打着向西边去了。苏娴愣了愣,转身进屋关上门,西房间里的灯又亮了起来。

王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。他猫着腰出了灌木丛,警惕地来到西房间的窗口,悄悄地贴上去。还没等他看仔细,后脑勺就被一个锐器顶住,一个冰冷的男声从身后传过来:“不许动,动就戳死你。”是姜城的声音!王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。他正欲回头,姜城已经把他的一只胳膊拧到了后边,将他押进了西房间。

王恺这才看清,房间里的床上躺着一位已经病入膏肓的老太。苏娴在用毛巾为老太敷脸,见王恺进来,她显得很吃惊。姜城冷冷地问道:“你怎么找到这里的?”王恺嗤笑一声: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你这里又不是世外桃源,我怎么找不着?”姜城再三盘问,王恺才说了苏娴从超市出来被自己跟踪的事。

姜城听罢,认命似的叹了一口气,道: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我老婆和孩子都走了,我也已经办好了护照,本来可以一走了之。”他看了眼躺在床上的老太,“可我老娘快不行了,她希望我能为她送终。后来小苏知道了我的事,她来找我,劝我不要走,等送走老娘后再去投案自首。还说‘红通’上的嫌犯都到国外了,不一样被押回来?我想想也是,决定听她的。这个地方就是她为我们租的,本以为偏僻,可以躲一段时间,没想到……”

在王恺心里,姜城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资本家,可如今见到了他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,顿时心情有些复杂,半天只冒出一句:“苏娴倒是个好孩子。”

姜城听他这么一说,知道自己的底细早被对方摸清了,便也不再遮掩:“小苏知恩图报,见我现在挺不容易的,就来帮我,还说将来会为我养老送终……”说着说着,便开始哽咽。

这时,苏娴走过来,递给姜城一张纸巾。她将王恺拉到一边,说:“其实姜叔叔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坏,希望你可以宽限他一些日子。毕竟奶奶她……撑不了多久了。”

见苏娴似乎话中有话,王恺示意她说下去。

“其实,我能和诗韵姐成为朋友,还是因为姜叔叔的缘故,他告诉我诗韵姐是个特别好心的人,希望我可以和她结识。他还说,倘若我将来遇到困难,诗韵姐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帮助我。”

王恺有些懵,在他的印象中,姜城并不认识自己的妻子,他为何会这样说呢?

“你还记得公司最后一次招聘中层主管吗?”姜城大约是听到了他们的谈话,这会儿走了过来。

提起这件事王恺又是一肚子火:“我怎么不记得?我老婆当时也来应聘了,都已经过了面试,后来硬是被你拿掉!”

姜城苦笑道:“面试那天正好下雨,就在公司大门口,一位老太不慎摔倒,可是没人敢扶。后来有一个来面试的女孩扶起了老太,还因为送她去医院,差点耽误了笔试时间。你知道这个女孩是谁吗?就是你的妻子,梅诗韵。我也是后来查了她的档案才知道的。”

“这件事只能证明我妻子的人品没有任何问题。我想不通,你为什么要因此将她从候选人员中剔除?”

“正是因为如此,我才不能聘用她。我不能害了她。我心里知道,我们公司已经是一条快要沉没的船,我不能拉这样一个善良的女孩下水。最后的招聘,其实就是虚张声势装点门面,让社会舆论觉得我们公司的情况还没这么糟。还有,她扶起的那个老太就是我娘。老人家知道我胃口不好,那天是来给我送她亲手包的南瓜饺子的。”

有人敲门。

姜城看了王恺一眼,平静地将门打开。只见梅诗韵站在那里,她应该是将屋里的一切都听清楚了。此刻,她含泪看着姜城:“姜总,谢谢你!”

王恺正想说什么,却看见梅诗韵的身后站满了身着制服的警察。姜城显然也看到了门外的一幕,他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。

王恺的胸腔中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情绪,他上前一步,握住姜城的手:“姜总你放心,老太太以后就由我来帮你照应了。”姜城回以一个感激的眼神,紧接着朝病床上的老太深深鞠了一躬,便头也不回地向门外走去。苏娴追着姜城跑了出去,张了张嘴,没发出声音,唯有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滑落。

梅诗韵走到王恺身边,倚在他的肩膀上,说:“你晚上来的时候,我不放心,所以一直跟着。后来打你手机不通,我因为害怕就报了警……”王恺将她搂在怀里,安慰道:“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

临走之前,王恺将自己和梅诗韵的电话留给了苏娴。他答应过姜城的事,一定会做到。

(责编/范文轶 插图/王万春)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